• <nav id="u0s8i"></nav>
  • <nav id="u0s8i"></nav>
  • <nav id="u0s8i"></nav>
    導入數據...
     
    嚶鳴講壇第九十九講——東端絲路的開辟與形成
    [四川師范大學國際教育學院]  [手機版本]  [掃描分享]  發布時間:2020年9月27日
      查看:237
      來源:

    image.png

      2020年9月24日下午四點整,四川師范大學國際教育學院嚶鳴講壇第十四期第九十九講于第七教學樓101室開講。本次講座題目為《東端絲路的開辟與形成》,主講人為延邊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延邊大學社科學報(社科版)主編李宗勛。

      講座開始,李教授首先提到一個誤區,即:絲綢之路的東端實際上不是西亞,而是繼續延伸到達的朝鮮半島和日本島,印度、阿拉伯的文化以長安為中介、繼續向日本傳入。接下來,李教授從四個方面介紹了東端絲路的開辟與形成。

      日本遣隋、遣唐使的探險歷程:絲路終端的開拓。李教授提到,日本對東北亞局勢的應對和試探使得其多次派遣隋使、遣唐使,而在整個路途中,則十分艱難。遣隋使的出現促成了日本劃時代的大化改新,也為遣唐使派遣奠定基礎。遣唐使的出現則促進日本受容律令制度發展,日本開始以唐為中介吸收世界的文化。并且,在經歷了長期的經驗總結之后,日本形成了北路、南路、南島路三條遣唐使航路。李教授介紹了奈良?正倉院的藏品、《東征傳畫卷》、鑒真及“唐招提寺”,并將它們作為上述內容的佐證。

     “海東盛國”的業績:“新羅道”與“日本道”。被譽為“海東盛國”的渤海國,在其最強大時期,開辟了廣泛的幾條航道,包括朝向朝鮮半島的新羅,向日本的日本道、向中國的“朝貢道”,以及“營州道”、“契丹道”。

      張保皋的偉業:東亞海上交通網與貿易網的形成。在東亞交流史上,新羅海上霸主張保皋有著杰出的歷史功績。李教授介紹,在一些碎片化的史料記載中,如圓仁(日)的《入唐求法巡禮記》,杜牧(唐)的《樊川文集》、金富軾(韓)的《三國史記》,都提到了張保皋,并記錄了他的事件。此外,張保皋開通了通往唐朝、新羅、日本間的貿易網絡;開通各路航線,包括渤海航線、黃海航線、東海(日本海)航線、南海航線;在中國沿海建立各種據點等,對南海絲綢之路的開辟、日本遣唐使的南島路航線、后世高麗與南宋的海上交流等帶來重要影響。遺憾的是,由于韓國歷史記敘與研究的偏頗,加上史料的稀少,張保皋應有的歷史地位至今沒有樹立或予以高度評價,至少對其相關歷史,東亞學術界尚未引起足夠重視。

      中朝陸路使行線的固化:典型朝貢冊封體制形成。李教授最后提到中朝陸路使的行線,并說到,明清形成的陸路使行線,一直到今天都在沿用,不僅促使當時文化交流、貿易發展,也一直影響著近現代中朝交流。

      李教授對東端絲路的講解,為我們帶來更全面、也更細致的思路,讓我們以一種更客觀、更實在的方式認識東端絲路的開辟與形成。

                             撰稿:孟宇婷       審核:湯洪



    (微信掃描分享)
    編輯:四川師范大學國際教育學院   
    白丝裤袜校服露自慰喷水
  • <nav id="u0s8i"></nav>
  • <nav id="u0s8i"></nav>
  • <nav id="u0s8i"></nav>